实录|只暧昧一次,就被现任捉了现行


  后花园原创

  姑娘我怕谁

  
第31集上集回顾

  精彩继续:

  叶凤舞明白他指的是家里发生的事,顿时也面上一红。魏振轩赶紧岔开话题。

  他安慰凤舞说:“我刚跟王处说了你们大禹公司的基本情况。下次你去见王处时,只介绍你们公司的产品和实力,其他不要说。他们肯定要去你们公司考察的,到时候王处要见见你们公司的高层。毕竟项目不算小,合同预算在200多万。恐怕他对你一个小姑娘还是不放心。”

  “好,我听你的安排,考察、接待什么的,我可以跟领导沟通,随时安排。”

  “嗯,我接触王处有两年了,但是以前跟他合作的都是十来万的小工程。这次所有建材、劳务的招标都是基建处在做。他们厂的一个常务副总在主抓,其实他们也是每人各分管一块。防水这块基本就是王处说了算,具体的项目操作哪个步骤都不能少。”

  “谢谢你,魏振轩。”叶凤舞发自内心地说。

  魏振轩笑了笑没再说话。一个多小时,俩人除了项目没再提别的事情。

  凤舞心里很感激魏振轩的善解人意,不然,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。

  凤舞回到公司后,就想着是不是跟安少泽说一声。毕竟之前跟他说过和魏振轩相亲的事情。既然现在她和安少泽是恋人关系,和魏振轩哪怕是工作上的来往也是说清楚比较好。

  结果,她在公司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安少泽。后来给他发信息询问,才知道安少泽去参加了一个学术研讨会,晚上在市里吃饭。

  叶凤舞吃完饭,就在办公室学习。等到十点仍没见安少泽回来,只得回去休息。

  当第二周叶凤舞又以送公司资质文件为由去见王处时,屋子里一个业务模样的年轻男子正在和他攀谈。见叶凤舞进屋,王处就向那男子客气地下了逐客令:“你把资料先放下,有需要我再通知你。”

  等年轻男子礼貌地退出房间后,凤舞赶紧走过去双手呈上名片,非常熟稔地说:“王处,您好。我是大禹公司的业务,我叫叶凤舞,请多关照。”

  王处接过名片瞄了一眼放到一边,看着叶凤舞笑了,“我每天见很多人,你一到我就能认出你。你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刻呀。小魏跟我提过你们公司,按照正规流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我们欢迎有实力的厂家来竞标。”

  叶凤舞也谦恭一笑说:“王处,感谢您给我这个这个竞标的机会。我们大禹公司是业内一线品牌,产品质量和施工都很不错。特别是地下室的防渗透技术,属行业领先。还请王处多多关照。”

  王处翻了一下凤舞递过来的资料,抬起头看着她说:“关照说不上,我们对各个厂家一视同仁。再说,就算是我想要关照,也不是我一个部门说了算的。具体能不能中标,还得看你们自己的实力。”

  “您放心,王处,我们一定全力配合。”凤舞赶紧说。

  “不用这么客气,你等我的通知。下周我安排一下,去你们厂里考察一下。”

  凤舞听王处那么说,连连称好。见门口有人在等待接见,叶凤舞就识趣地和王处告别了。

  出了工厂大门,叶凤舞找一个没人又背风的地方给魏振轩打电话。

  魏振轩接得很快。叶凤舞开心地说:“我刚才来纺织厂见王处了。他还提你了,谢谢你帮我引荐。按照我们销售的惯例,这一单要是做成了,我是要给你好处费的。不过,具体我得跟我公司的领导请示下。”

  “嗨, 你跟我这么客气干啥?咱们同学的情谊还在的。”魏振轩有点自嘲地说:“你一会要去哪里?我也在纺织厂附近,中午说啥你也得请我吃顿饭吧?”

  “吃饭我肯定得请,你想吃啥?”

  “那我就挑地方了。我知道附近有个不错的餐馆,我带你去。”魏振轩在电话那端声音轻快地说:“你在纺织厂门口找个地方待会,我二十分钟后就到。”

  叶凤舞答应着,就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待着。

  不一会,魏振轩就开着车来了。他老远就看到在公交站来回走动的叶凤舞。

  靠边停下车后,他落下车窗后,叶凤舞也看到了他。凤舞赶紧跑过来,拉开车门坐进去,外面实在太冷了。

  魏振轩看着坐在副驾的叶凤舞面带微笑,知道她工作进展得不错。

  两个人随意地聊着天,魏振轩的心思也在飘忽不定。

  对于叶凤舞这个要强、倔强的女孩子,他怎么就一直念念不忘呢?

  那日,母亲从叶家回来后骂了好几天。不光骂杨彩云,连叶凤舞在她嘴里都成了一个不正经的女人。进而迁怒于自己,母亲告诉他,就算是以后打光棍也不能再要姓叶的姑娘,魏家的脸面都让他丢尽了。

  魏振轩这个年过得也不开心。母亲又安排他相了几次亲,把该走的亲戚走一遍后,他也匆匆地回到北京。可叶凤舞的倩影,仍不时萦绕在他的心头。

  直到那天去找王处长办事,在纺织厂碰到叶凤舞,他才又找到了跟凤舞见面的理由。

  叶凤舞内心里则在感慨:真是朝里有人好做官啊!

  自己平时跟进一个项目,不跑个十趟八趟的根本就套不出诸如考察、招标等具体时间。甚至,跑了很多趟客户都不记得自己是干啥的。

  纺织厂办公楼项目,因为有魏振轩引荐,一下子省去了漫长的前期公关时间,直接进入正式的招采流程。

  为此,凤舞内心里对魏振轩生出许多感激之情,她打定了做成合同要给魏振轩申请好处费的主意。

  魏振轩带凤舞去的,是一家很有特色的餐厅。室内全拿绿植隔出一个个卡座,高大的椰子树和榕树长得很茂盛,缠绕着的藤蔓植物也是勃勃生机。

  与料峭春寒的室外比,此刻阵阵花香,随着脚边的潺潺流水而来,若有若无的音乐缓缓流淌。凤舞感觉,这里简直是人间天堂。

  因为是中午,人不是特别多,整个餐厅宁静舒雅。

  菜和环境很匹配,也那么精致、讲究。叶凤舞难得的放松、开心,内心竟然也有点恍惚。

  魏振轩很健谈。从中学时期同学老师的趣事,到北京打拼的不易,他都能以自己的方式讲述出来,逗得凤舞不时大笑。

  吃完饭,见凤舞擦来擦去也没能把脸颊上一点酱汁擦下来,魏振轩拿纸巾沾了点茶水,帮凤舞细心地揩掉。

  叶凤舞犹豫了一下,没好意思拒绝这有点暧昧的小动作。

  这一幕,恰好被刚进门的赵勇、安少泽和于晓建看了个清清楚楚。

  凤舞听到赵勇和安少泽的说话声,转头对上安少泽探究的目光。

  她的脸刷地就红了,领着魏振轩迎了上去。

  她鼓足勇气跟安少泽和于晓健打招呼:“安总、于总,真的好巧啊,你们也过来吃饭。”

  随后把魏振轩介绍给他们,并解释说:“这是我老乡,今天给我介绍个项目。”

  然后,她不顾赵勇的挽留,跟魏振轩匆匆走了。

  和魏振轩分开后,叶凤舞心里很忐忑,一直在想安少泽是不是生气了的问题,想着下班后找他解释下。无论再怎么大度的男人,看自己的女朋友和别人貌似暧昧;并且暧昧对象的身份还那么特殊,都不会没有想法吧?

  下午的凤舞,心里很不安,感觉像做了亏心事似的。回到宿舍,竟然连参考书都看不进去了。干脆拿出手机给安少泽发了个短信,问他什么时候回公司。左等右等也不见回信,心里更加地焦躁。

  吃晚饭时,凤舞故意选个面对门口的位置,以期第一时间见到安少泽。想看看他的脸色如何。

  可是,等她食不知味地吃完最后一口菜,也没有看到安少泽的影子。

  回到宿舍后,她更加心神不安。干脆拿了安少泽宿舍的钥匙,趁左右无人溜到安少泽房间静候他。

  叶凤舞反复拿出手机看,期待能收到安少泽的短信。后来干脆直接打了安少泽的手机,结果电话一直没有接通,凤舞心里更加慌乱。

  安少泽是个细致严谨的人,屋子里收拾得井井有条。地上、桌子上、卫生间,几乎一尘不染。

  拉开冰箱,里面的牛奶、面包也放得规规矩矩。满屋子巡视一遍,竟然找不到一点可做的事。

  凤舞只得在手机里玩俄罗斯方块,只是她注意力很难集中,总也得不到高分,心里白添懊恼!

  突然,她听到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,知道安少泽回来了。当长身玉立的安少泽出现在门口时,她的内心仍止不住狂跳。

  对这个男子的爱恋和倾慕,让她时常在他面前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安少泽顺手把门关了,走到凤舞跟前,伸手拥着她,并在她细腻的脸上轻吻了一下,问:“想我了?”

  凤舞推开他,佯装生气:“为什么短信不回,电话不接?”

  安少泽摸出手机看了一下说:“不小心电话静音了,车上一直跟于总聊方案,没有顾上看手机。这么着急找我干嘛?”

  “今天……我老乡给我介绍个项目,中午我请他吃饭……,刚好碰到你们。我俩就是业务上的来往。你别乱想。”

  “我不乱想,是你乱想了吧?”

  “我也没有乱想……”

  “那你心里在想啥?”安少泽饶有兴趣地看着叶凤舞,故意逗她。

  “我,我就想着你别……吃醋。”叶凤舞白了他一眼,狠下心说。

  “他自己也是做防水的,为什么要把客户介绍给你?”安少泽听叶凤舞那么说,俊颜一冷,转身坐在沙发上。

  “我们是老乡。他也是看我一个女孩子不容易,可能也就想帮帮我。再说,他是做代理的,这个项目要求只有厂家能入围,我现在在公司还没有出业绩…...”凤舞红了脸,有点底气不足地解释。

  安少泽仍是不理,淡定地看着叶凤舞那急得泛起红晕的小脸。

  他沉默着拍了拍自己的腿,示意她坐过来。

  搁平时,叶凤舞是万不会配合他做那么亲昵的事情。可是,今日她感觉安少泽肯定心里有气,所以,红着脸坐到他怀里。

  安少泽拥着凤舞,嗅着她淡淡的发香,隔着挺厚的毛衣仍能感受到她腰身的纤细,一瞬间心里竟有了满满的感动。

  “凤舞,我信你!”他贴着她的小巧的耳朵说,呵得叶凤舞很痒痒,恨不能马上逃跑。

  “你学驾照吧,我们攒钱买个车。这样你效率就高了。”安少泽轻拥着她,突然一本正经地说。

  叶凤舞瞪大了眼睛,连声说:“学车?不行,我可开不了车。我也就会骑个自行车,连三轮车我都不会骑!”

  “凡事都要尝试。你平时也见到很多女孩会开车,你难道比别人笨吗?”

  “你才笨呢!”

  “你既然觉得自己不笨,为啥不敢去学?我大一就把驾照考下来了。很容易的。交规、桩考、路考,只要你认真练习,考试肯定能过!”

  “我也没有时间呐!我还要考自考,还要上班……我现在都还没有出业绩,都急死了!”凤舞的声音小了下去,把脸埋在安少泽的胸前,自我感觉有点底气不足。

  “第一,你只是周六去上自考课。可以选择周日去练车,时间上不冲突;第二,你工作目前没有出单,看似没有成绩,其实你做了很多的前期积累,不用太久,肯定会签单。

  因为你肯努力,跟进的项目多,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业务员。不用太着急,这有一个业务周期和运气的问题存在……

  总之,这工作和学车之间,也没有时间上的冲突。学会开车,等咱们买车后,也能提高你的工作效率和你的自身形象。比如你现在一天能拜访四、五个客户,开车你每天怎么也能去六七个地方吧。你相信我。”

  自从和安少泽走近了之后,叶凤舞也感觉,其实他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冷漠、无情 。反而觉得他虽然话不多,却说得句句在理,是个外表冷淡、内里闷骚的一个男人。

  不过,这个高冷男子,跟自己在一起,好像话越来越多,有时候甚至有点啰嗦!

  就像现在,他啰里啰嗦的说了那么多!

  说来说去都是让她去学车。

  听着安少泽分析得头头是道,叶凤舞提出了最现实的一个问题。

  长篇《姑娘我怕谁》持续更新中

  每晚5点,我们不见不散

  沐儿碎碎念:

  叶凤舞提的是啥现实问题?不外乎是没钱、没时间、以后没钱买车、这点工资怎么养车之类。

  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。农村出来的女孩,在大城市里,考虑最多的,就是这些在有钱人看来,不是问题的问题。

  安少泽还真是暖男啊。看凤舞工作辛苦,就打算给她买车了。

  这个傲慢的家伙,真是迷之自信:看到魏振轩和凤舞暧昧,他居然没有吃醋!大概他从心底,就没有把魏振轩当成同一级别的竞争对手吧。

  昨天好多宝宝给我留言说:不管后花园发什么,我们都会看。

  嘻嘻嘻,这可是你们说的哦,说话要算话哦!

  《姑娘我怕谁》,我们一起,做牛气冲天的姑娘!感谢你们点“在看”,期待你们的留言。

  后花园最新原创

  作者:艳玮,作家,公司高管。著有长篇小说《白茶清欢》等。一个游走在施工现场和书本文字之间的双面怪咖。本文首发沐儿的后花园(ID:muaihhy)。

评论

[!--temp.www_96kaifa_com_cy--]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回收亲朋棋牌游戏币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军事
博评网